睡觉打鼾,竟是肺腺癌惹祸!双标靶发威 突破晚期肺腺癌治疗瓶颈_D级生活_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拉菲5恒达娱乐代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D级生活 >睡觉打鼾,竟是肺腺癌惹祸!双标靶发威 突破晚期肺腺癌治疗瓶颈主页 D级生活

睡觉打鼾,竟是肺腺癌惹祸!双标靶发威 突破晚期肺腺癌治疗瓶颈

D级生活2020-07-27773人围观

睡觉打鼾,竟是肺腺癌惹祸!双标靶发威 突破晚期肺腺癌治疗瓶颈


46岁陈女士,平日有运动习惯,没有抽菸恶习。5年前,因睡眠打鼾就医,意外发现左边肺部有1.8公分、右边肺部有1.3公分的肿瘤,确诊为晚期EGFR基因突变型肺腺癌。 罹癌消息曾让她心灰意冷,但在姐姐的鼓励下重燃信心,积极配合医师进行双标靶治疗,迄今近4年,不但病况稳定,也未影响生活品质,仍可从事热爱的手工艺品工作。

台湾肺癌学会理事长陈育民医师指出,肺癌连续7年居国人死亡率之首,可说是「第一夺命癌」。根据统计,台湾一年有超过1.3万人罹患肺癌,而死亡人数达9,372人且逐年上升。


由于肺癌早期症状不明显,如咳嗽、沙哑、血痰、胸痛、喘等,常与其它疾病混淆;等患者因为疼痛感就医,多数已是晚期。目前,肺癌治疗仅有3成左右能以手术治疗,不适用手术者,除传统化放疗外,已有多种标靶药物可使用。


双和医院胸腔内科主治医师李冈远表示,国内肺癌患者大约1/3有EGFR基因突变,而肺腺癌患者则有超过5成为EGFR基因突变型;而EGFR基因突变型有高达7成会出现脑转移,产生头痛、肢体无力、癫痫、脑膜炎等症状。


目前,EGFR基因突变型已有标靶药物可供有效治疗,健保已经核准第一代、第二代TKI药物(表皮细胞生长因子接受体酪胺酸酶抑制剂)用于治疗晚期EGFR基因突变肺腺癌,大幅提升晚期肺癌治疗成效。


李冈远表示,TKI标靶药物的第一线治疗效果明显,肺癌患者甚至可以恢复正常生活,但多半会在1年左右出现抗药性,导致肿瘤再度恶化,必须继续透过第二线、第三线的药物介入治疗。


标靶1+1  突破治疗瓶颈


李冈远指出,所幸,近年多项研究显示,若能将现有药物合併使用,例如将不同机转的标靶药物合併治疗,即所谓的「双标靶」治疗策略,可增强现有药物疗效,延长疾病无恶化存活期,至少可达18个月左右,突破治疗瓶颈。 


临床研究显示,若将第一代TKI标靶药物,与现有的另个标靶药物-抗血管新生抑制剂合併使用,做为具有EGFR基因突变的晚期肺腺癌病人之第一线治疗,中位无恶化存活期可延长到近1年半。


李冈远说明,第一代TKI标靶药物可抑制肿瘤生长,而抗血管新生标靶药物,能够「改造肿瘤周边环境」,将肿瘤血管正常化,使标靶药物更容易进入肿瘤细胞里发挥作用,同时,透过调节肿瘤免疫,提升身体击杀癌细胞能力。


改善肿瘤微环境 让药物更有力


而双标靶致胜的关键,来自于「微环境管理」。


李冈远解释,正常人体免疫系统本应该要帮忙对抗肿瘤,但肿瘤却会把周边免疫细胞转换成它的打手,帮忙抵御药物攻击,以及获取养分。这时候,若能做好微环境管理,就可逆转情况,让免疫细胞反过来攻击肿瘤。


而此观点,经由国内临床试验获得成功验证!


双和医院胸腔内科主任冯博皓指出,先前临床研究以第一代TKI与抗血管新生方法合併用来治疗晚期EGFR变异型肺腺癌,结果显示合併使用组的中位疾病无恶化存活和整体存活时间,都几乎是单独使用TKI患者的3倍。


更值得注意的是,在颅内控制率方面,抗血管新生方法联合治疗的优势更加明显,颅内控制率达80%,单独使用TKI约4成;颅内肿瘤进展时间也从约1年延长为4年。


双标靶联手 脑转移控制率提升


李冈远表示,由于晚期肺癌有相当高的比例会出现脑转移,其中,有EGFR突变者脑转移比例更高,高达7成会出现脑转移。许多病友即使原发部位肿瘤透过标靶药物治疗获得良好控制,却仍因脑转移造成生活品质不佳及家属照顾困难。也因此,此临床试验成果对于晚期肺腺癌患者来说意义重大。


三位医师共同呼吁,这几年肺癌治疗的进步非常大,即便发现时已是晚期,也不要失去信心,只要把握「现有药物、重新组合、用到最长」的观念,就可将病人治疗到与一般人无异,并维持正常生活。


李冈远强调,尽可能延长每一线药物的使用时间,就越有机会等到新的治疗、新的药物做衔接,进而延长存活期;而将现有药物做最好组合搭配使用,将钱花在刀口上,对患者而言就是有利策略。